对于山东近期出现的大面积学籍被顶替的现象大家怎么看?

admin财经2020-10-17 11:43:49175学籍顶替山东面积

1

我认为,齐鲁大地,孔孟之乡,出现冒名顶替之事,令人震惊,令人愤慨,令人深思!

一、当地高考主管部门失职失察。冒名顶替事件,时间跨度之久(有关媒体披露:2002年就有顶替问题发生,而苟晶被顶替的问题,2003年就在学校里传开了),人数之多(据有关媒体披露有242人),令人难以想象。这些冒名顶替现象,是因为当地高考主管部门官僚主义、失职失察,经办部门失职渎职,经办部门和协办部门的相关人员违法乱纪造成的。因此,应该严格追究相关部门领导及工作人员的党纪、政纪、法律责任,以儆效尤。

二、监督制度缺失。冒名顶替者之所以能够一手遮天,把被顶替者玩弄于股掌之间(例如,苟晶第二次参加高考之事),频频得手,屡屡得逞,是由于考生高考分数及录取情况等信息传递渠道单一,不通畅,相关监督措施缺失,或者不到位、不够有力造成的。如果像古人那样,将参加高考,上了高考录取分数线的考生姓名、身份证号、学籍号、准考证号、分数、录取情况在学校或者其他公众场合予以张榜公布,又有谁能够冒名顶替的了呢?!

三、违法成本很低。之所以有这么多的人,敢于胆大妄为,以身试法,甚至在事情暴露之后,采取恐吓、威胁、威逼利诱和侮辱被顶替人及其家人,是由于违法成本很低造成的。因此,建议国家相关部门从快、从严、从重查处冒名顶替人员及其涉事家属,彰显社会公德、正义、法治,实现教育公平。(本文插图全部来源于《今日头条》)

这是一件让人极难理解,极不正常,极让人愤慨的事情。

说重一点,这些乱象,已经到了祸国殃民程度。

冒名顶替他人上大学,这是偷盗、偷窃他人的劳动成果,甚至是偷窃了他人的人生,可不是小偷小摸,三核桃俩枣的事儿。

发生这种事,于国,可能失去了一部分栋梁之材,于个人,可能就毁了别人的人生。

这种情况,于农家子弟来说,表现的尤为突出。

农民的孩子,他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走出大山,想要证明自己的才华,可能通过读书上大学,是一条最直接的途经了。甚至可以说是捷径了。

却被这些不劳而获之徒给把道儿堵死了。

十年寒窗苦读,就巴望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拼搏,有朝一日,来个鲤鱼跳龙门。可谁知,会让这部分小人,用龌龊的叫人不耻的卑鄙手段取而代之,怎么能叫人心平?

并且,这些龌龊事儿,对国家用来选拔人才的神圣的高考制度,也是一种冲击,让人们对这制度,产生了疑虑,怀疑高考制度的公平公正性……

可喜的是,纸总是包不火,多行不义必自毙。躲在阴暗角落里的无耻小人,终于暴露在了朗朗日光之下。

查出来了。一个两个……只山东近期就查出了二百多人。

这自然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希望国家加大查处力度,把这些蛀虫全部一扫而光,并且严加惩处,还受害者以公道,还高考制度以清白,还社会以公正。

对于山东近期出现的大面积学籍被顶替的现象,没有感觉令人惊讶,我认为这应该是冰山一角。

早些年,出现过这样的现象和这样的问题,虽然相关人员进行了处理,但没有起到任何威慑作用,在利益面前暗箱操作显得尤为重要,有的人还是顶风违纪,因为利益的诱惑太大了。

一、暗箱操作具备天时、地利、人和

能够出现大面积学籍被顶替,只能说是暗箱操作的结果,能够具备这样能力的人,要不是领导,要不是老师,要不是有关负责这个部门的人,通过篡改学籍获取更大的个人利益,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了,只需一个电话,只需改动一下有关内容,就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

二、手中有一定权力,不使用过期作废。

在有些人的思想里,手中有权利不用过期作废,因此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通过修改学籍,让有钱有权人家的孩子去上学,没钱没背景的农村孩子遭殃,命运扼住了喉咙,最终太多农村学子无学可上。

三、风气不正,不跑不送,原地不动。

风气一变一切变,这是一个地方的风气问题,大家都是这样干的,好多人就敢去效仿,反正是没人管,也就变得理所当然,手里有权有钱的人家,孩子有学上了,而拼搏努力的农村学子学籍被顶替了,这是没办法的,这都是跑跑送送得了的结果。

结 语

这种现象不是地域的问题,在山东出现大面积的学籍被顶替,我认为这只是冰山一角,教育系统应该深深的反思和深究,其他地区的学生的学籍没有被顶替吗?我想这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更值得我们警惕。

朋友们,请问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欢迎在下方留言交流讨论。

题主的问题有逻辑上的错误,顶替上大学的事情,近期是不可能出现的,现在高校录取,从报考开始,高考分数、志愿填报、录取结果,网上都查得到,如果有异议,还可以查询,不可能出现被顶替的事情。

以前高考顶替录取的事情,不是仅仅山东存在,其它省份都有这种情况,只不过山东公布了自查结果而已。

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出题、批卷子形式基本没变化,一直是由人工进行。录取环节,以前也是人工操作。只要是人工操作,就必然有腐败产生。那个时候,招生办主任炙手可热,录取那几天,一般人是见不到他的,批条子录取,人情录取,大有人在。

现在的录取,电脑系统进行,分不够,你不可能进到名单里。以前人为操作,可想而知,问题有多少了。山东一个省有这么多人顶替上大学,也就能够理解了。那么山东是不是顶替上大学最多的呢?别的省查没查?如果也自查了,敢不敢说?

山东人实在,有啥说啥,自查了一下,还把数据公开了。应该是令人佩服的。有的地方不敢暴露问题,明知问题不小,也要掩盖,通常报喜不报忧。

近日,网上披露了仝卓造假、陈春秀被顶替、苟晶连续两年被顶替,还有更多的人没有发声,有的当事人根本不知道被顶替,至今还蒙在鼓里。

读了十二年书,带着梦想而努力,憧憬着自己美好的未来,高考过后,没想到会是这样。

披露真相是应该的,必须让那些作弊者付出代价,该道歉的道歉,该赔偿的赔偿,顶替者必须受到惩罚。

人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公平公正。

一、这是山东两年来主动排查的历史结果。

山东省发现这一现象,并从2018年开始主动排查,经过努力两年内共排查出242人,而且冒名顶替的时间多是在2002年至2009年,不是这两年,更不是现在。

山东省在校大学生200多万,数量位居全国第一,按照比例算出事的概率最高。出事后山东省态度坚定,目前所有人都已经被注销学籍,山东表示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自此堵死了冒名顶替的漏洞,从这方面说对以后的大学生是好事,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公平公正的竞争和学习环境。

但不管在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事都是不应该。

二、冒名顶替的学校,多是非重点学院性质。

冒名顶替人数较多的学校:山东广播电视大学135人、济南大学36人、枣庄学院20人、山东水利职业学院15人、齐鲁医药学院13人、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13人。

除济南大学外,多为非重点的学院性质,学院本身层次较低,常为招生费尽心机还招不够,管理上难免存在松懈,特别是在十几年前大学扩招的时代。

当然,像重点大学中国海洋大学2人,济南大学36人,这肯定是学校管理的问题,让个别人钻了空子。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大学,都不该出现这种现象。

三、这事影响极坏,破坏了教育和社会的公平正义。

往大了说,破坏了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的环境,破坏了教育和高考的权威性和严肃性,破坏了大学和高等教育的神圣性。

对山东的高等教育也是一次打击,至少在没有令众人满意的结果出来之前,很多人就会对山东的高等教育感到失望,特别是对涉事的高校感到失望。

对被冒名顶替的个人,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原本可以上一所心仪的高校、进而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家庭和睦、生活幸福。

但是这个上大学的前提没有了,后面的一切自然更无从谈起。有的人是好多年后才发现被人冒名顶替了,有的人因此不能贷款、结婚、上学,受影响自然很大。

四、严肃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杜绝类似事件发生才是关键

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不怕发现问题,因为有法可依。

第一步就是严肃认真地查清冒名顶替事件的来龙去脉,对当年的责任人严格依法追责,包括涉事学校、高校、教育招生部门、中间的办事部门,这样才能给民众一个满意的交代,给受害者一个满意的交代。

违法的成本太低,就不能警醒后人。

第二步就是必须对被冒名顶替者一个适当的补偿,包括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毕竟耽误了人家的青春、耽误了人家的生活,不能再让人家寒心。

第三步就是加强高校管理,特别是招生管理,可以采取招生工作多人监督、终生责任制等方式方法,只要违了法,不管多少年都要让他付出代价,不能一句“注销学籍”就算了。

第四步是其他省份和高校也要开展清查,山东肯定不是个例,要勇于发现并解决问题,让大学保留一片净土,给大学生提供一个学习的乐园。

近期,山东往年高考过程中的身份造假、冒名顶替等现象被逐步披露。

从冠县陈春秀、聊城王丽丽等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到济宁苟晶自爆的两次被顶替……从零星个例,到井喷式,舆论焦点一齐聚焦山东,给这里的高等院校、地方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

山东省教育厅也不是个善主,干脆来了个家丑外扬,把近年来清理清查高考顶替情况的老底合盘托出、公之于众。

高考中的学籍作假和冒名顶替现象由来已久,并非山东独有。

山东是人口大省、经济大省,更是高考大省、教育强省。山东又是孔孟之乡,有着几千年儒家教育思想的文化传承。正是这种深厚的文化教育底蕴,催生了山东历代学子的崇教尚学之风,创造出历年的高考佳绩,为国家输送了大量的科技和管理人才。

教育部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1071万,其中山东59.2万,居全国第三位。2015年山东考生曾一度达到69.61万,高考录取率也是最高的省份之一。作为被北大、清华授牌的优质生源培养基地的高中学校,山东数量位列前三。

正是这种学风教风,促成了山东学子勤奋好学,千军万马争上高考独木桥的现象。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形势所迫,那些智力不足、努力不够、成绩不佳、竞争无望,而家庭经济条件优越、又有一定人脉关系的考生,特别是他们的家长,滋生了投机取巧、弄虚作假,不惜冒名顶替别人上大学的想法。

如果高考制度的笼子扎得再紧一些,高考程序再公开透明些,工作人员的素质和法规意识再强些,高考的公平正义真正成为不可挑战的高压线,那么,考生弄虚作假、冒名顶替的现象一定会少之又少。

但是,我们的高考制度、法律法规、人员素质和执行水准,还远没有达到如此理想的高度,需要查缺补漏、完善提高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

山东是这样,别的省份能独善其身吗?

山东主动公开2018~2019年组织清查出的大学生学籍被顶替的结果,仅2002年至2009年间就有242人之多,有理由相信,这个数字远不是问题的全部。

俗话说:没有金钢钻,不揽瓷器活儿。山东之所以敢于公布清查顶替上大学问题的惊人数字,相信他们也一定考虑到由此带来的风险和工作难度。

但是他们似乎胸有成竹,充满决心和信心。这种担当作为的底气,来自于率先开启的对大学生学籍信息的清查,来自于他们面对历史遗留和现实存在问题的痛定思痛,来自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责任担当。可以相信,山东既然敢于披露,也一定会在调查处理上有所作为,给全国做出表率。

请公众和社会舆论给山东一点时间。

就全国而言,山东披露的顶替上大学问题,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如果以山东为鉴,举一反三,促成全国范围内的大学生学籍学历大清查,对查出的造假和冒名顶替者,都给予顶替者和关系人处以严厉的法纪,还受害人一个久违的公道,让高考制度的公平正义得到捍卫,那么,坏事就会变为好事。

说不定,全国的高考生受害者,还会因此感激山东呢!

我是仁者厚德载物,我来回答对于山东近期出现的大面积学籍被顶替的现象大家怎么看?

山东省近两年排查出242起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都是2002-2009年之间的毕业生,比较有名的受害者是陈春秀、王丽丽、苟晶,而王丽丽与苟晶被冒名顶替事件都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并不在这242起冒名顶替事件的范围内,可见山东省在教育公平方面存在的问题非常严重,而2002年以前与2009年以后的冒名顶替事件还没有得到大规模排查,可见实际情况很可能更加严重。

可以预料的是,冒名顶替上大学的违法乱纪现象绝对不止存在于山东,其他地方很可能同样存在,其实伪造学籍冒名顶替这是严重的犯罪行为,比盗窃罪更加严重,盗窃罪犯不过是盗窃别人的财物,这些被盗窃的财物可以被追回,而被冒名顶替者偷走的学籍却很可能毁掉受害者的一生。

因此国家有关方面为了维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为了维护教育公平与社会正义,必须对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件进行全面大规模排查,对冒名顶替者及其背后违法乱纪的帮凶给与严厉处罚,不仅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还应该取消工资社保医保公积金等待遇,赔偿给受害者,对冒名顶替者及其背后违法乱纪的帮凶必须按照伪造国家公文等罪行追究刑事责任。

山东教育系统的冒名顶替,几乎是一夜之间登上了热榜。代表作:陈春秀―王丽,葛晶―班主任女儿。冒名顶替本就理亏违法,但是我们看看这些违法者及其家人朋友的态度:王丽有“同事”替她出头“鸣不平”曰:“举报人做的太绝情了,应该事先商量一下”。甚至“大放犬词”:“把她搞下去了,你能进来工作吗?”我想这个同事应该是个同行的公务员吧?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底气?令你说出如此屁话?当初顶替陈春秀的时候商量了没有?没有吧?那就是偷!只不过你这个偷的不是一般物品,而是被顶替者的人生!性质及其恶劣!让我们再看看理应为人师表的班主任!于理于法比一般的百姓要懂得多吧?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一错再错,前面的错是帮女儿偷取别人的人生,后面的错是不知悔改!枉为人师!毁了别人的美好前程,修了自己的肮脏之路!十年寒窗苦不苦?别人可能没有概念,你呢?“老师”?有句话叫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拭目以待!

本人山东,最近冒名顶替上大学现象成为了舆论热点,办公室内讨论热烈,各抒己见。

大家一致认为篡改学籍、冒名顶替上学早已有之,不是新出现的。前几年山东就曝光过,虽然是个例,但从更大范围来看也是普遍现象。相信随着国家教育部门的重视,相关法律的完善,以及网络的普及,高考制度下的这种顽疾终究会成为过去。

同事A,49岁,她来自山东德州地区,与聊城相邻,与河北搭界,过去也属于山东的不发达地区。

她说这种现象在她们老家可以说是曾经很普遍的,几乎每年都有听说。不仅仅是现在的考大学出现冒充现象,就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经有冒名顶替上中专的,那时的中专含金量就比较高。因为当时的大学还没有扩招,不像现在这样普及。努力学习考上中专或者上个师范就是跳出农门的唯一出路,中专生就可以转户口、包分配,而且是国家干部身份。中专毕业分配后就是城里人,可以吃国库粮了。在那个年代,这种诱惑是巨大的,有些有权有势者一手遮天剥夺了别人继续上学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当时的被顶替者大即使知道了也大多选择息事宁人,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

B同事,55岁,来自山东菏泽,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鲁西南地区,那里一直是山东的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比较慢,对了,那里就是大衣哥的故乡。

同事是当兵复员的,他认为这种事情在上世纪也经常听说,2000年前后报纸就曝光过几例,后来则不了了之。一次冒名顶替就改变了两个人的一生,对被冒名者来说收到的伤害是巨大的。出现这种情况跟当时的信息闭锁、权利从上到下缺乏监督有关系。那个时候,无论是招工还是当兵,都是县里向下分解指标,从乡镇到村里,一级一级,只要有一级有权者动一下歪脑筋,就可以截留指标,弄虚作假给子女或是亲朋好友。就是村里的书记就完全有能力能操作这样的事情,比如上学冒名顶替的,只要提前给邮局打好招呼,取得录取通知书,再跟学校校长商量改学籍,再联系派出所更改户籍资料,一套造假资料就齐备了,这一切对某些基层的领导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有时候甚至也会出现冒名顶替者和被冒名者双方协商交易的,当然了,绝大多数被冒名顶替者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曾经考上心仪的学校,有了跳出农门的机会,但是最终被别人窃取剥夺了。目前,随着信息技术的普及,这种事情越来越难操作。

同事C,53岁,是山东济南附近的县区的,因为离大城市比较近,他觉得在老家很少听到这样的事情,但并不是绝对没有。

同事C就是通过考取大中专来到城市的,他说那时候初中毕业可以考取小中专,高中毕业可以考取大中专,都是可以转户口、分配工作的。他说他那时候就是由邮局直接发的录取通知书,并没有先通过毕业的中学,这样就减少了造假操作。他认为山东出现这么多例篡改学籍、冒名顶替的现象,各级的教育主管部门、教学机构都有一定责任,如果能够查实,一定严肃处理,为被冒名者讨回公道。但是,毕竟这样的事情曝光距当年已经久远,有关证据很难获得,有关人员甚至很难找到,可能无法再追究那些造假者的责任,为显示公平,应启动国家赔偿机制,对被顶替者给予一定的经济赔偿。

看来,篡改学籍冒名上学这种事在山东并不少见,在全国也应当不会少,只是没有被曝光,或曝光后被压了下去,或者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发现。据说有的的冒名者在毕业后又通过各种关系把名字改了回去,在身份信息、户籍信息没有全国联网的时代,是很难发现造假者的!

据报道,除了网络上曝光的已知的几起篡改学籍事件外,山东最近又曝光了新数据,看来山东响应民意,并不打算护短。

在2018年-2019年的山东高等学历数据清查工作中,有14所高校曾公示清查情况。结果令人吃惊,其中有242人被发现是涉嫌冒名顶替入学取得学历,公示期后这部分冒名者学历作注销处理。

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对于被顶替者是谁,学校表示不掌握被冒名顶替者的联系方式等有关信息,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难道造假者把所有学籍信息都篡改了吗?还是这些高校在推脱责任?但不管是哪种情况,这些被顶替者只能是在不知情中认命了。

随着舆情持续发酵,山东省委省政府对此有了回音。

成立由省纪委监委、省公安厅、省教育厅等有关部门组成的工作组对此进行彻查。对于在彻查中发现的问题,绝不护短,将及时公布,并依规依纪依法对有关责任人严肃处理,坚决维护教育的公平正义。

这还怎么看啊?一句话就是腐败现象呗!

这都是十多年前出现的事,自从我国教育事业管理升级以后,在网上都能查出自己的分数,这种顶替现象发生的很少了,现在是做不了弊的。

在16年前我国也出台了一些法律,关于如何处置顶风作案的人员,可惜的是,当时没有发现这样的个例,由于当时网络还没有现在发达,无处查询自己的分数,只能吃这样的亏。

但是16年前的数据现在都已经输入了电脑,如果查询都能查出来,希望多年前落榜的知识分子最好查一下自己的档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caijing/0ca134.html

荔枝百科

https://macdidthis.com

网站地图

Powered By荔枝百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荔枝百科技术支持